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术作品 > 文史作品 >

《登科记考》所载五代状元补正

作者:双核期刊发表网; 更新时间:2018-04-18

   摘    要    对于五代科举,《文献通考》也好,《登科记考》(以下简称《记考》)也好,都仅仅只注意了中原5朝。在对这5朝47次科举考试的考证中,《记考》标明为状元的只有11人:崔邈、陈逖、崔光表、王归朴、黄仁颖、郭晙、卢华、寇湘、王溥、王朴、扈载。笔者认为就《记考》本身的记载即应补入王彻、李飞、李覃、刘坦等4人,另据《莆阳比事》应补入徐寅、据《玉壶清话》应补入艾颖、据《南部新书》、《广卓异记》等应补入郑雍,即有姓名可考的五代状元共18人。
 

   关键词     登科记考;所载;五代状元;补正


    对于五代科举,《记考》象《文献通考》、《玉芝堂谈荟》一样,都仅仅只注意了所谓“正统”的中原5朝。而且《记考》对这5朝科举的考证所用的力气,似远不如对唐代那么大。这5朝共举行过47次科举考试,应该有47名状元。但《记考》于这5朝明确指出是状元的只有11人:崔邈、陈逖、崔光表、王归朴、黄仁颖、郭晙、卢华、寇湘、王溥、王朴、扈载。笔者通过反复研读《记考》及其它有关资料认为另有7人是可以确定为五代状元的。

                                        一    王彻、李飞、李覃、刘坦
                                                          
    《记考》卷二十五于同光三年(925年)指出,本年共取进士4名,并将4人姓名全部列出,以王彻(或作澈)①居首,已经暗示王彻是状元,却未标明。该年有一段引自《册府元龟》卷六四四的文字曰:
    今据礼部奏,所放进士符蒙等四人,既慊舆情,颇干浮论,须令复试,俾塞群言……其王彻改为第一,桑维翰第二,符蒙第三,成僚第四。
    既然经过复试,改动了发榜次序,将王彻列为第一,则王彻就是状元。《五代会要》卷二二、《文献通考》卷三0、《旧五代史》卷三二《后唐·庄宗纪》、《全唐文纪事》卷十五、[四库]本《山西通志》卷六五均有相类记载。《谈荟》卷二已列王彻为五代状元,《记考》考证唐、五代状元每引《谈荟》为证,有时也加以辩驳,此处不依《谈荟》,亦未作说明,不知何故。
    同样,《记考》卷二十五天成五年(930年),卷二十六显德二年(955年)、五年(958年)也都是将该年所取进士的姓名全部列出,且分别将李飞、李覃、刘坦放在第一的位置,均已暗示为状元而未明确指出 ,于各该年所引相关资料也都能表明他们就是状元  ,笔者认为应该明确他们的状元身份。                                              
                                                              二        艾颖
    《记考》卷二十五指出长兴二年(931年)共取进士4人,但仅考出3位进士的姓名,而将艾颖列于该年进士名单之首,既未认定为“状元”,这种人数不全的排名似乎也没有什么暗示。笔者认为艾颖就是本科状元,有如下理由:
    《记考》既列艾颖于进士名单之首,其下又引《玉壶清话》曰:
    艾侍郎颖,少年赴举。逆旅中遇一村儒,状极茸阘,顾谓艾曰:“君此行必登第矣。”艾曰:“贱子家于郓,无师友,加之汶上少典籍,今学疏寡聊,观场屋尔,安敢俯拾耶?”儒者曰:“吾有书一卷以授君,宜少俟于此,诘朝奉纳。”翌日果持至,乃《左传》第十卷也。谓艾曰:“此卷书不独取富贵,后四十年亦有人因此书登甲科。然龄禄俱不及君,记之。”艾颇为异,时亦讽诵,果会李愚知举,试《铸鼎象物赋》,事在卷中,一挥而就。愚爱之,擢甲科。后四十年当祥符五年,御前放进士亦试此题,徐奭为状元。”
    艾颖因受人点拨,熟读了《左传》第十卷,考场文章十分出色,深得知贡举李愚喜爱而“擢甲科”。引文还将艾颖与宋代状元徐奭并提,说他们相隔数十年,考的都是《铸鼎象物赋》,且都是靠的同一本书。
    徐奭(985——1030年)  字武卿,欧宁(今福建建瓯县)人,大中祥符五年壬子科(1012年)省试、殿试都是第一名,亦确因考场所写《铸鼎象物赋》为时所重(见《宋人传记资料索引》第2008页;《东轩笔录》卷十四,总第159页;《续长编》卷九二、一0四、一0五、一0九,总第821、930、942、947、974等页)。
    这里,艾颖的“擢甲科”与徐奭的“为状元”,应是指同一名次——状元。如果艾颖不是状元,仅仅只是试题相同,巧合的成份便不重,《玉壶清话》也不会津津乐道地加以记载了。
    上段引文后,徐松有按语曰:“长兴二年至祥符五年,凡八十二年,言四十年,误。”大概就是因为所说的时间不符,徐松就怎么不相信这段记载了,但这段引文前他又在“进士四人”底下注曰:“是年试《铸鼎象物赋》,见《玉壶请话》。”这信与不信之间似乎有点随意。笔者以为进士总共只有4个,既特地将艾颖与宋代状元徐奭并提,艾颖“擢甲科”,即被点为状元也应是可信的。
    据《旧五代史·后周·世宗纪》及《玉壶清话》卷二载,艾颖夺魁后,几经改朝换代。后周显德五年(958年)十月,曾以左散骑常侍奉命均定河南诸州赋税。入宋,以户部侍郎致仕,78岁上卒于家乡,其大概生卒年为:900——977年。

    还应照应《史话》、沈《录》、沪《录》等。

                                                           三     郑雍
    《记考》卷二五仅将郑雍当作开平二(908年)年普通进士,而《南部新书》庚·五则明确指出:“郑致雍……开 平中……士林多之。场中翘首,一举状头。”二年状元为崔邈,郑雍当为三年(909年)状元。这是因为《南部新书》又云: 郑雍“脱白授校书郎,入翰林,与邱门同敕”,《记考》卷二五引《玉堂闲话》亦云:“郑雍……一举甲科,封尚书榜下脱白,授校书,兼内翰。”《旧五代史·封舜卿传》说:封舜卿“开平三年奉使幽州,以门生郑致雍同行。复命之日,又与致雍同受命,信捷职称作品写作发表网,入翰林为学士。”可见,郑雍夺魁、随封出使、返回与封同敕拜翰林学士都是同一年的事,所以笔者取《广卓异记》卷一三:“礼部侍郎封舜卿,梁开平三年知贡举,放郑雍状元及第”之说, 郑雍应为后梁开平三年状元。
    郑雍的生卒年亦可大致推估。
    上引《玉壶请话》还说:
    郑雍学士未第时,求婚于白州崔相公远。才允许而博陵有事,女则随例填宫。至朱梁开平之前,崔氏在内托疾,饬令出宫,还其本家。郑则复托媒氏致意,选日迎亲。士族婚礼,随其丰俭,一无所阙。寻有庄盆之感,又杖绖期周,莫不合礼。士林以此多之,美称籍甚,场中翘足望之。一举甲科……
    据《新唐书·崔远传》、《通鉴》卷二六五及《南部新书》庚·五,郑雍求婚于崔氏当在崔远被害于白马驿,即天祐二年(905年)六月之前,而成婚于开平(907——910年)之前,那么开平三年他的年龄应该不太大,比如说30岁左右。《南部新书》又说他中状元后“不数年卒”,所以估计他得年不足40岁:约生于880年;约卒于915年。
                                                          四        徐寅
    徐寅(“寅”或作“夤”)字昭梦,泉州莆田(今福建莆田县)人。博学多才,尤擅作赋。早年所作《人生几何赋》、《斩蛇剑》、《御沟水》等,远传至渤海等国,其人皆以金书列为屏障。然而,他却屡举不第,至唐昭宗乾宁元年(894年)苏检榜①方登进士第,其试场所作《止戈为武赋》亦传诵一时。这是常见有关徐寅的资料,《登科记考》及《十国春秋》、《中国人名大辞典》、《中国文学家辞典》(古代第二分册)、《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国诗词曲辞典》等均有载。然而这些记载并不全面。
    徐寅进士及第于唐末,由于时局动荡,其职位就停滞于进士及第当年所取得的秘书省正字[1],金榜题名未曾给他带来象样的前程,他感到非常失望。
    朱全忠篡唐后,首次科举考试参试者甚少,遂一再下《求贤诏》[2]。徐寅即于开平四年(910年)[5]重新参加进士考试,知贡举、兵部尚书姚洎甚爱其才,擢为榜首。这一点,上述著作和工具书都漏掉了。
    《莆阳比事》卷一云:
    徐寅字昭梦,登唐乾宁第。梁祖受禅再试,进士第一。梁祖曰:“是赋人生几何者耶?“三皇五帝,不死何归。”此为何语?盍改之?”寅曰:“臣宁无官,不可改赋。”遂拂衣而归闵。梁祖怒,削其名。至皇朝,其孙铎复魁天下。
    徐著作师仁序其父刑部集曰:“五代、国朝pagebreak ,吾宗廷试擢第一者二人:正字寅,吾家之曾伯祖(原文为“伯祖”,笔者据上下文改)也;尚书铎,吾先君之诸昆也。”故咏莆阳盛事者有云:“龙虎榜上孙嗣祖,凤凰池上弟连兄。”
    至宋代中期以后,“状元”这一概念的内函已十分明确——指国家级进士科考试的第一甲第一名。徐师仁进士及第,为朝廷著作郎,当时征“名宿”4人修史,师仁亦在其列[3],而《莆阳比事》成书于南宋嘉定间(1208—1224年),其作者李俊甫能有著作流传至今,近年还在再版[4],可见他们皆非信口雌黄的村学究。两人既都特地将徐寅跟徐铎并提,李俊甫还明确说“梁祖受禅再试,进士第一”,肯定不会搞错。徐铎为状元史有明载[5,6],《宋史》卷329即云:“ 徐铎字振文,兴化莆田人。熙宁进士第一”徐寅于后梁夺过状元应是可信的,《登科记考》等为漏载。
    前面提到的诸种资料均未交代徐寅的生卒年,也未作推估。笔者认为根据有关资料,是可以得出其大概生卒年的。
    其一,徐寅的生年。他是经过多次应举失败后,方于唐乾宁元年(894年)及第,此时年龄至少应有二十大几。再说,诸种资料均未提到他有什么过硬的靠山。他作为一位出生于较为偏远的莆田地方的读书人,能以其赋作而扬名天下,也需要若干年的时间。从这方面考虑,他进士及第时也应该有20多岁,比如说26岁吧,那么他就生于(869年)。
    其二,徐寅的卒年。龙德三年(923年),后唐取代后梁。因徐寅于唐时曾在献给朱全忠的《过大梁赋》中辱骂过后唐的开国者李克用,其语曰:“一眼胡奴,望英威而胆落。”(李克用是沙陀族人,盲一目)新近做了皇帝的庄宗念念不忘此事,他明确要求前来祝贺他即位的闽王王审知的使者传话,希望臣服于后唐的王审知除掉徐寅。王审知重徐之才,不忍下手,但也不敢再提拔他了,甚至马上命令司阍不再传见徐寅。敏感的徐寅很快就感到了冷落。不久就辞职归隐了。辞官后以诗酒、渔钓为事,又在家乡延寿溪一带生活了十余年[1]。从龙德三年算起,假设他隐居了15年不会离实际情形太远,那么他约卒于(938年)。也就是说,徐寅大约活了70岁。



 注释:
    ①徐寅于后梁夺魁的具体年份《莆阳比事》未载,仅云:“梁祖受禅再试”,此为推估。理由:开平共5年,元年的考试尚属唐代;二年状元为崔邈;三年状元是郑雍;而三年十一月下过《求贤诏》(见《记考》卷二五),徐寅于唐末已登进士第,未谋到官职,既有《求贤诏》,他便有理由再次参加考试,故推估其夺魁于四年。
    ②或作《游大梁赋》。


    参考文献:
    [1](清)吴任臣撰. 徐敏霞,周莹点校 。  十国春秋[M]. 北京:中华书局,1983 . (卷九十五).
    [2](清)徐松 .登科记考[M].北京:中华书局,1985(卷二十五).
    [3]中国人名大辞典[M] .第786页 .
    [4](宋)李俊甫 . 莆阳比事(宛委别藏本)[M] .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
    [5]《宋史》卷三二九《徐铎传》
    [6]《文献通考·选举考》)
咨询QQ:663410938 投稿邮箱:663410938@qq.com
双核期刊发表网 版权所有
业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