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术作品 > 哲学作品 >

比较《孟子》《庄子》寓言使用的异同

作者:双核期刊发表网; 更新时间:2018-04-18

[摘要]《孟子》和《庄子》中都存在相当数量的寓言,将两者寓言运用的比较是很有意义的。两者寓言有许多相同点,也有许多不同点,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本文就从几个方面就这些问题展开论证。

[关键词]:《孟子》;《庄子》;寓言;比较

 Comparison of the allegories inMenciusandZhuangzi

 

Abstract: a great number of allegories are used in the works ofMenciusandZhuangzi. There are some similarities in debating such as the background or the purpose or the passion,while the differences appear in the style or the ways of expression or the numbers of allegories.

Key words :Mencius;Zhuangzi; allegories ; comparison

 

孟子和庄子的存在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奇迹,对中国文人性格和文学传统的形成起到奠基性的作用。孟轲稍长于庄周,孟、庄同为战国时期思想界文学界的巨擘。孟轲是孔丘之后儒家思想的大师,庄周是老聃之后道家思想的大师。

对于二书中都喜欢运用的寓言,分别为文论述者不少,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著作和作品当中,将它们系统地进行比较的少之又少,其中有人说《孟子》是现实主义作品,而《庄子》侧重浪漫主义作品;还有人说《孟子》的寓言比较直白,而《庄子》就隐晦。还有的指出《孟子》的寓言以人为主,《庄子》则多用神话人物。这些说法有的不够全面,有待商榷。经我们考察二书寓言不但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还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而且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我们这篇文章仅就二书寓言的特色进行比较论述,希望从中有所发现。

不同处

一数量上的不同

pagebreak 从数量上说,《庄子》明显多于《孟子》。《孟子》一书约有十几则精彩的寓言,而《庄子》自称“寓言十九”,寓言在全书中占了极大的比重,其中陈蒲清先生认为《庄子》寓言共181则[①],,也有学者朱思信认为共220余则[②]……我们则依据着蒋振华先生关于《庄子》寓言定分的基本标准,也就是将故事性与寄托性统一,则《庄子》寓言共261则[③]。系统上看,《庄子》简直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美的寓言故事集。庄子不但首创联体寓言,很具有创新性,而且灵活运用寓言。当探讨一种深邃的哲理或复杂的情绪体验时,通常会用几个寓言从不同角度来加以连续论证,形成了由多个寓言紧密联结的形体。例如《逍遥游》所论证的中心论题是:“凡能超然物外,就可获得绝对自由”。围绕这一中心论题,作者一连用了鲲鹏徙于南冥、彭祖长寿、列子御风、尧让天下于许由、藐姑射山有神人、不龟手之药、等环环相扣的寓言故事,,甚至大故事里还套着小故事。例如:“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中套进了“螳臂当车”、“养虎者”、“拊马不时”等小寓言(见《人间世》)。在“子祀、子舆、子犁、子来相与为友”中套进了“大冶铸金”的小寓言(见《大宗师》)。

二 篇幅上的不同

pagebreak 从篇幅的长短来说,孟子寓言最长的也不超过二百字,大都在百字以内,短小精悍、情节简单。庄子寓言不但篇幅较长,情节变化较多,不少突破了常例,情节的发展新奇古怪、首尾完整却变化多端、曲折有致实在引人人胜。像这种类型的寓言,在别家著作中实不多见,而在《庄子》中比比皆是。

三寓言的感情色彩

在寓言运用上,两书也有差别。《孟子》的理性成分较多,较为客观冷静,隐喻之后更常有篇末点题之言语,例如“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隐喻之后,有一段文字:“由君子观之,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几希矣”更明确提出了这个寓言是用来讽刺“求富贵利达者”的无耻行径的。

再看《庄子》的寓言,作者直接参入成分多,参看《齐物论》的“庄子游雕陵”“庄周梦蝶”“壕梁观鱼”等,作者就是寓言中的一个人物活跃其中。而且《庄子》更常以寓言故事中的一方作为自己的代言人。这些代言人总是处于主动的地位,居高临下,唯我是正。《庄子》的寓言,还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一般的寓言都是由喻体和客体两部分组成的比喻的形式。《孟子》就是如此。《庄子》的寓言却不同,它的大部分寓言不是作为比喻而存在的,而是一个个象征性的独立存在的个体,它的意义融合在形象之中,一个个具体、生动的寓言故事,阐述着作者的一个个深刻的哲学道理。在《孟子》里,寓言的形象不过是论点的表述例证,庄子寓言中的形象则是把论和据水乳交融般地揉合在一起,离开了形象,其观点也就无从探知了。众所周知,《庄子》的寓言以类排列,进而多面说理。它把这些寓言按类排列,作了合理的分工,使它们各自都担任一定的角色,从不同的角度来说明事理。因而在说理的过程中,每则寓言都成了不可缺少的环节,少了一个则说理的层次就会出现脱节,语意不全,文气不畅。这不同于一般的多层次多侧面地运用寓言,使说理既有深度,又有广度。

    四风格上的不同  

《孟子》的寓言,多源于生活实践,取材于民间故事和历史故事,绝无虚妄的影迹,与现实结合紧密。取材于民间故事的如“揠苗助长”(《公孙丑》上)、“五十步笑百步”(《梁惠王》上)等;取材于历史传说的如“校人欺子产”(《万章》上)、“王良与嬖奚”(《滕文公》下)等,这些寓言中的人物都是历史上曾经有过pagebreak (如子产、赵简子、王良),或现实生活中可能有的(如性急的农夫、战场上的逃兵),他们的言行虽经过作者的夸张,也是人们的所能理解的。由于用生活中的经验教训来喻理,因而使读者倍感亲切,易于理解。

《庄子》则多以主观虚构的故事为寓言,虽也不乏取材于历史传说和民间故事者,但更多源于古代神话的佳篇,不只是《逍遥游》中变化飞腾的鲲鹏直接源于《齐谐》之类“志怪”的神话,就是他笔下所出现的藐姑射神人,以及怪人支离疏、叔山无趾、哀骀它等,也都是作者根据或运用神话式的夸张手法所塑造出的人物。

 五表达方式的不同

《孟子》的寓言以对话体为主,多用白描手法,多为简短的小故事,风格厚实,大多通过生活片段表现主题,写人记事都是粗线条的,着墨不多,三言两语,即将事物的特征表现出来。如《梁惠王上》中有一段很短的寓言:“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寥寥数语,勾勒出战场上拖着兵器逃跑而又相互嘲笑的两类逃兵形象。孟子分别以“五十步”和“百步”.暗喻梁惠王和邻国的剥削,二者程度虽有差异,但本质上都是未实行“王道”。其次他们最常用的是对比手法,将两种不同的人或人性的不同方面进行对比,以显示人物的特征,增强寓言的说理效果。如:学弈(《告子上》)用两个学棋的人对比,“五十步笑百步”中两类逃兵的对比,“乞食幡间”(《离娄下》)中齐人在坟场的“乞”与妻妾面前的“骄”的两种形象的对比等等。

《庄子》中的寓言则多用拟人和夸张的手法。《庄子》寓言善夸张手法,化抽象为具体,使议论形象化。在文章中赋予动植物甚至无生物以人的性格特征,有人的语言、情感和社交,以反映社会生活,抨击社会显示。在庄子笔下,小的有蝉,小雀,斑鸠,甲鱼,蛤蟆,铜,铁,树,风,鱼等,大的如天帝鬼神、日月风云等,《庄子》的作者都赋予某种人性,让他们反映种种复杂的世态人情,如《逍遥游》篇中,“决起而飞,枪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己矣”的学鸠能耻笑“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大鹏;《齐物论》篇中,半阴影和影子竟两相对话。

前人早有注意到:《庄子》寓言人物的名字也很异与常规,除了“真人”、“神人”、“至人”之外,还有倏、忽、浑沌、鸿蒙、象罔、谆芒、苑风、无为谓、触氏、蛮氏、少知、大公调、泰清、无穷、无为、无始等等,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都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梁简文帝曰:“倏、忽取神速为名,混沌以合和为貌,神速譬有为,合和譬无为。”(《庄子集解》)。

 

pagebreak

《庄》《孟》相同的部分也很多,我们就关键的几点举例说明。

首先,两者的寓言都是为自己的政治主张和学说服务。《孟子》寓言的中心主旨是宣扬儒家的仁政,反对虐政、批判社会上自私、贪婪、虚伪的腐败风气。如“齐人有一妻一妾”(《离娄下》)、“王良与嬖误”(《滕文公下》)、“揠苗助长”(《公孙丑上》)、“楚人学齐语”(同上)等,颇有针对性,充满着斗争精神。

《庄子》的寓言,主要宣传:一是绝圣弃智和顺应“自然”。例如“浑沌凿七窍”(《应帝王》)说明各种事物都有它们各自的特性,人们必须尊重事物本身的发展规律,还有“庄周梦蝶”(《齐物论》)、“庖丁解牛”、(《养生主》)、“鲤鹏与学鸠”(《逍遥游》)、“山木与雁”(《山木》)等寓言都是说明此类道理,其二以犀利的笔端描绘腐朽黑暗的社会现象,并进行辛辣的讽刺。如“舔痔结驷”(pagebreak 《列御寇》)勾画出官僚社会中阿谀奉迎以猎取富贵的丑态;“诗礼发冢”(《外物》)揭露了伪君子的行径,仁义道德、诗书礼乐都是他们干坏事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其次,在二书中,寓言的运用都让表述和论证更加形象化。《孟子》往往根据需要,创作生动的语言故事。例如“揠苗助长”“王良与嬖侯”“校人欺子产”等。这些地方不仅让文章波澜起伏幽默风趣,很有力量。《庄子》更是擅长用寓言形式作形象的表述和论证。例如为了说明“无用之用”,作者运用了许多饶有趣味的寓言故事如“惠子之樗树”等,把抽象的道理描绘的可感可知。再如以“混沌凿窍”阐明必须顺应自然;以“望洋兴叹”感慨宇宙间的“道”是“难穷”的,是无与伦比的……处处使抽象的道理形象化诗意化。

三.寓言的风格都细腻生动。《孟子》寓言的描写非常细腻,善于精工镂刻细节。例如《滕文公下》写陈仲子挨饿:

井上有李,槽食实者过半矣,匍匐往,将食之;三咽,然后耳有闻,目有

见。

   作者善于抓住最富典型的特殊语言和动作,通过“匍匐、“三咽”……这些漫画式夸张渲染和对比,把这个禀性怪癖的人物个性写得活灵活现。最精彩的莫如《离娄下》中的“齐人有一妻一妾”。文字虽少,但齐人的夸口、无耻、洋洋得意都非常细腻逼真,使他那种内在品格的委琐与外貌的庄严自足形成鲜明的对比。写齐人妻妾的怀疑、羞愧、苦骂,“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最后用个半截短句,十足地表现了女人伤心流泪,呜咽不能言之态。评点家说,“三字顿错,无限烟波。”其它寓言如“五十步笑百步”(《梁惠王上》)、“王良与嬖奚”(《滕文公下》)、“楚人学齐语”(同上)、“攘鸡”pagebreak (同上)、“于陵仲子”(《滕文公下》)、“齐人有一妻一妾”(《离娄下》)等,对话方面都非常简练生动。

庄子学派创造的大量寓言故事中,人物塑造常是粗线条,但是精心刻画的地方也有如《人世间》中所写的支离疏的形象、《逍遥游》中藐姑射之山的神人形象都很细腻生动。

 四、两者的寓言都很幽默风趣,富于感情。

《孟子》中有的寓言富于幽默风趣,挥洒自如而又字字中的。如“齐人有一妻一妾”叙写某人日日乞食于坟荃,却又回家在妻妾面前无耻地炫耀体面。人物内在品格的委琐与外貌的庄严自足,形成强烈的反差,也完成了尖锐的讽刺目的。其它如篇章如:“五十步笑百步”(《梁惠王上》)、揠苗助长”(《公孙丑上》)、“王良与嬖奚”(《滕文公下》)、“楚人学齐语”(同上)、“攘鸡”(同上)、“于陵仲子”(《滕文公下》)、、“校人欺子产”pagebreak (《万章上》)、等,也写得很幽默。但孟子学派多“寓庄于谐”,表面轻松可笑,内容却十分严肃。如“揠苗助长”故事,读来确令人喷饭,但读毕却引人深思自己是否也有那种脱离实际的急燥病。总之,《孟子》寓言既有高度艺术性,又结合着深刻的思想内容,充分表现了伟大散文家的艺术匠心。

《庄子》的语言也很幽默风趣,如“壕梁观鱼”(《秋水》)同惠子辩论不是鱼能否知鱼乐的一段对话,更可看出《庄子》的寓言更富于幽默情趣。 

五、两者的寓言都辛辣讽刺 

《孟子》寓言中的“攘鸡”(《滕文公下》)通过一个偷鸡者用减少偷鸡数量来表示改错的故事,揭露统治者既贪婪又伪善的面孔。这种夸张了的现象,往往还带有幽默和讽刺的味道。《梁惠王上》的“五十步笑百步“”乞食幡间“等,都是讽刺生动辛辣,绝妙的很。《孟子》中的寓言与《孟子》整体文章的风格是一致的,趣味横生,即使是讽刺批判性寓言,虽然笔带锋芒,但仍不失步步为营,层层推进的平衡充沛的文章气势,远没有《庄子》寓言的那种毫不留情的辛辣与透彻骨髓的犀利。

辛辣、幽默、讽刺性强,也是《庄子》寓言的特点。《孟子》的“乞食幡间”够辛辣了,《庄子》寓言有的讽刺性更强,例如在“涸辙之鲋”(《外物》),庄子把自己比做将要枯死的鲫鱼,把监河侯比做与鱼对话的“庄周”。统治者历来不顾人民的死活,却又偏要做出慈善的样子,给受难者以不着边际的“许诺”。《庄子》一书的辛辣讽刺剥掉了他们伪善的外装,暴露出其残忍、狡诈的丑恶本质。《庄子》寓言的辛辣甚至达到了尖酸刻薄的地步。例如他讥讽唯恐失去相位的惠子(《秋水》),挖苦“甜痔者”曹商(《列御寇》)等都是显例。《肤箧》篇揭露那些“窃国者“为了一己之利,不惜将国人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掩盖他们盗贼的罪恶,给自己戴上圣洁的花环。

pagebreak  

总的来说,二书寓言固有不同之处,也有不少相同的地方,而且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孟子》的寓言表现出一种现实精神和与之相应的创作手法;庄子学派更多的是对理想人生的炽烈追求,使《庄子》的寓言更多地抹上了浪漫的色彩。

 

 

本文引文,《孟子》部分依据杨伯俊、杨逢彬二位先生注释的《孟子》,《庄子》部分依据陈鼓应先生的《庄子今注今译》。

 

刘访 《〈庄子〉寓言文体新论》 重庆师范学院学报    1997年第三期

赵佳丽《〈庄子〉寓言的特点》 宁夏教育学报·银川师专学报1997年增刊

吴小如《读<孟子·齐人有一妻一妾章>》文史知识1983年第1期

陈蒲清:《中国古代寓言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83年11月第1版,第pagebreak 38页)

朱思信:《谈(庄子)寓言》,《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0年第1期

蒋振华:《关于<庄子>寓言定分种种》,《湖南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第17卷



[①]陈蒲清:《中国古代寓言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83年11月第1版,第38页)

[②]pagebreak 朱思信:《谈(庄子)寓言》,《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0年第1期

[③]蒋振华:《关于<庄子>寓言定分种种》,《湖南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第17卷

咨询QQ:663410938 投稿邮箱:663410938@qq.com
双核期刊发表网 版权所有
业务咨询